第184章 西北将军
书名:贵妃她又娇又媚 作者:墨歌 本章字数:5575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7 23:00:07

锦王跟着庄子里的管事来到后院,不知是不是有人通知了那位队长。他踏进院子的时候,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迎了过来。

男子的容貌很普通,不过整个人的气势却很强,带着常年征战沙场的杀伐之气。尤其在他眉尾处有一个很明显的疤痕,让他普通的面容显得有些吓人。

“臣钟可围参见锦王殿下。”

锦王微微有些诧异,他可没有自报身份,此人便已经猜出他是何人了。看来这支西北军之中的精锐小队,并不都是莽夫。

“起来吧。”

他面色温和,将人叫了起来。

“锦王殿下,请里面说话。”

锦王闻言点点头,然后迈步朝着屋子走。钟可围差他一步,跟在了后面。

走进屋子里,锦王坐在了主位上。他看着钟可围进来,恭敬的站在一边。心中微微惊讶了一瞬,然后指着一边的椅子。

“坐吧。”

钟可围听到锦王的话,这才坐下。

“王爷这个时候过来,可是有什么安排?大统领说过,一切都听从王爷同皇贵太妃的安排。”

锦王摇了摇头:“大统领同母妃商议的计划很周密,一切就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便可。如今皇上的身子越发的不好,已经下不了床了。”

钟可围听到这话,眸光闪了闪。不过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,而是皱眉道:“皇上竟然已经如此严重了吗?”

“嗯,靖国公府和林家都在暗中寻找程神医。这程神医的医术极高,若是让她们找到程神医,也许还能救皇上。”

这庄子上都是皇贵太妃的心腹,尤其是管事。他给两人送上热茶,然后退了出去。

锦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然后接着道:“所以在行动之前,一定不能让她们找到程神医。”

“程神医?”

钟可围听到这话,眼中染上几分笑意,接着道:“若是钟神医,那恐怕他们找不到人了。我们大统领前阵子受伤,如今钟神医正在军营之中为我们大统领治病。”

钟神医有一个原则,那便是只要是他接手的病人,不管病的轻重,他都会一直将人彻底治好才会离开。而他们大统领身上的伤要治好,他们的计划都已经执行完了。

“程神医竟然是在你们西北军营?”锦王也十几分的惊讶,他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的巧。随后好似松了一口气一般,开口道: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

从前他听说锦王对皇上十分的忠心,哪怕手里由着不少的兵权,可却从没动过争夺皇位的心思。可如今看锦王现在的样子,也不似作假。

想到临行前,大统领交代的话。他微微垂下眼眸,开口道:“锦王如今同宫家小姐退婚,也算得偿所愿了。”

锦王闻言冷哼一声,眼底闪过一抹恼恨:“本王是想退婚,但却不是被人退婚。呵,赐婚的是皇上,同意宫家小姐退婚的还是皇上。他根本就不在乎本王的名声和脸面,那就不要怪本王不顾念兄弟之情了,这一起都是他逼我的。”

钟可围看着一脸愤恨的锦王,嘴角暗暗勾了一下。

“锦王不用动怒,只要咱们的事成了,以后谁也不能逼着您做不想做的事了。”

锦王闻言微微颔首,看了一眼时辰,起身:“时间不早了,本王还要赶回上京。”

“臣恭送锦王殿下。”

钟可围立刻起身,恭敬的开口。

锦王从京郊的庄子离开,回到上京后直接回了锦王府。

他来到书房,写完信后交给了暗卫:“送进宫中,交给皇上。”

林府之中,林娇娇懒散的靠在软枕上,看着趴在地上的小统子。明显感觉它好像又胖了一圈。

“最近的伙食不错,你好像又胖了。”

小统子闻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圆滚滚的身子,动了动嘴没敢说话,好像是胖了不少。

“你再继续这么吃下去,迟早连路都走不动了。明日开始,减肥吧!”

小统子:……

瑟瑟发抖,不敢说话。

见小统子蔫蔫儿的小模样,林娇娇噗呲一声笑了出来:“瞧你那点出息,一说让你减肥就跟要你命一样。”

嘤嘤嘤,它又不是真的猫。不过是拟形而已,若是太胖它是可以消耗一定的能量改变体型,才不用辛辛苦苦减肥。可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储存起的能量,十分的肉疼。

毕竟需要消耗的能量,不是个小数目!

【主人,小金同我联系了。它说金翊去了龙章宫一趟,然后回到未央宫后好像同慧顺容吵了一架。到现在她们都还在冷战中,谁也不理谁。】

林娇娇闻言一愣,从小金时不时送来的消息里,她看得出来,那只叫金翊的黑猫对慧顺容极好。可以说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,能让两人吵起来,还是在那只黑猫从龙章宫回来以后,那这件事肯定是同君文渊有关了。

她单手撑着脑袋,漂亮的猫眼儿微微眯起。

“让小金这段时间多同那金翊接触接触,争取在它那边套出些有用的消息来。”

小统子点点头,想到小金开启灵智后,因为锦鲤空间里的青莲,竟然获得了极高的天赋。虽说无法同神兽相比拟,但却是可以轻轻松松提升到圣兽级别。至于能否突破圣兽成为神兽,就要看他自己和机缘了。

【主人放心,小金聪明着呢。而且这些事,我已经交代过它了。】

看着小统子一脸求表扬的样子,嘴角抽了抽。

“出去玩儿吧,我让厨房给你准备吃的,一会回来就可以吃了。”

【就知道主人对我最好了。】

看着一溜烟跑开的小统子,林娇娇觉得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?

有些无奈的摇摇头,她将目光收回,看向站在一边的初雨,问道:“你那本书看的怎么样了?”

“已经看完了。”

初雨坐在一边,伸手替她按摩着腿。这些日子,她家娘娘总小腿抽筋儿,每日都需要按摩几次。

“好好学,若是有不懂地方,等到回宫后可以等赵太医来给本宫请平安脉的时候问问他。”

虽说也许赵太医也不一定会,但两人一起讨论,总是会有解决办法的。没办法,谁让她对医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“嗯,听娘娘的。”

初雨点点头,这段时间她将书上自己弄不懂的地方都记录了下来,也想着找时间问问赵太医。

林娇娇的腿舒服了一些,她摆摆手让初雨停手。看了一眼外面晴朗的天空,坐起身。

“去祖母那坐会。”

初雨立刻扶着她从床榻上下来,然后替她收拾好,扶着她往老夫人的院子去。

林娇娇去的时候,林老太爷也在,两人正说着话。见她进来,立刻起身迎了过去。

“怎么过来了?”

林娇娇被两人扶着坐到主位上,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她是个易碎娃娃一般,这让林娇娇有些无奈。

“没什么事,过来看看。听说祖父在找程神医,怎么样有消息了吗?”

在知道祖父派人找程神医的时候,她已经让凤卫的人也去打听了。正好昨日得到了关于程神医的消息,她觉得这一切似乎有些太巧合。

“没有,程神医的行踪向来飘忽不定。”

林老太爷摇摇头,虽说皇上是装的病重。但做戏做全套,他既然进了龙章宫,作为皇上的外祖,知道皇上病重若是没有任何的动作,岂不是让人怀疑。

“我这里倒是有程神医的消息。”

听到自家孙女的话,林老太爷并没有任何的惊讶。他知道自己孙女私下里培养了自己的势力,只是没想到才多久竟然已经如此厉害,他的人都还没有查到任何消息,她已经有了程神医的消息。

“可是知道他如今人在哪里了?”

林娇娇点点头,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热牛奶,喝了一口后开口道:“嗯,程神医如今正在西北军营为西北大统领治病。”

西北军营?

“祖父是不是觉得很巧?皇上这边病重,靖国公暗中寻找程神医,而程神医正好在西北军营之中为西北大统领治病。”

林老太爷闻言眯了眯眼眸:“你的意思是,西北大统领是在装病?就是为了拖住程神医?”

林娇娇摇摇头:“程神医的医术了得,西北大统领若是装病的话,他肯定是会看出来的。依照传言程神医那性子,必定会动气,不会留在西北军营。而既然程神医留下,那就说明西北大统领确实是病了,而且病的不轻。”

“西北大统领若是病了,这件事他肯定不愿意让皇上知道,因为他怕皇上借着这个理由让他交出兵权。所以才会同皇贵太妃合作,如果是这样,那什么都能解释清楚了。”

林老太爷沉思了片刻,缓缓开口。他一直弄不明白,西北大统领如今是重权在握,皇上拿他没有办法。天高皇帝远,他犯不着冒着可能失败的危险,联合皇贵太妃逼宫造反。

现在倒是说通了,权利在自己手中握久了,不想交出,所以才会选择同皇贵太妃合作,博一下未来。

西北大统领常年都在西北驻扎,那边是他的地盘,这么多年来,手底下肯定干过不少不干净的事,若是皇上清算,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林娇娇见自家祖父沉思着,也没有出声打扰。而是小口小口的喝着自己的牛奶,等着他沉思完。

“靖国公府的三少爷被皇上派去了西北军营,看来皇上是准备动一动西北那边了。”

林老太爷收回思绪,想到唐家三少爷,微微皱眉道。那唐家三少爷上次在秋猎时表现出来的能力,可同他纨绔的名声不太相符,看来他也是皇上的人了。

“嗯,西北军的军权迟早是要收回来的。加上灵气复苏,再过不久那些隐世的修炼势力渐渐出现在人前,大宴国的皇权必须掌控在皇上手中。”

只有皇权全部集中在君文渊的手中,等到隐世的修炼势力出现,大宴才不会四分五裂。

林老太爷抿了抿唇瓣,放下手中的茶杯,猛然起身:“我要去一趟靖国公府,午饭不用等我了。”

看着自家祖父风风火火的离开,林娇娇有些无语的摇摇头,好像自从修炼后,祖父的性子变了不少。

“行了,不用管你祖父,岁数大了反而越发的风风火火了。”

老夫人有些无奈的摇摇头,不过自己老头子的身子骨越来越好,她是打从心底里高兴。

将思绪收回,她看向肚子隆起的小孙女,拉着她的手拍了拍,感慨道:“时间过的真快,一眨眼你都要做母亲了。祖母还记得你小时候特别的调皮,总喜欢捉弄你几个哥哥。”

提起小时候的事,林娇娇脸上露出了软软的笑容。在那次梦之后,彻底接收了原主的记忆,连同她的感受,所以提起这些她都感同身受。

“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,祖母还拿出来打趣儿孙女。”

看着小孙女害羞的样子,老夫人眼底的笑容越发的慈爱。

“你大哥的婚事如今先放放,等他游历回来再说。接下来你三哥五哥他们的婚事也要提上日程,家里怕是要忙一阵子。你若是呆的无聊,不放也帮忙看看。”

林娇娇闻言点点头,除了二哥,她其他几个哥哥的婚事都不太顺畅。如今她这只小蝴蝶将未来那个跋扈的大嫂扇没了,相信其他几个也一定会解决的。

“好啊,做小红娘什么的,我最喜欢了。”

祖孙两人说着话,林娇娇自然留在这里用了午饭才离开。

林娇娇从老夫人这边离开,回到自己的院子后,写了一封信交给暗雨。

“把这封信送到皇上手中。”

暗雨点点头,接过信后闪身离开。

林娇娇看着暗雨离开的方向,如今暗雨已经被君文渊彻底给了她了。她想着要不要测一下暗雨的天赋,如果可以到是让她也修炼,同初雨她们一样,负责跟在她身边帮她办事。

皇宫之中,皇后站在书房的窗前。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她才皱眉开口。

“太后那边还没有回信吗?”

杜嬷嬷将手里的燕窝羹送到皇后面前,这才回道:“没有,娘娘先坐下吃些东西吧。”

皇后坐到桌案前,看了一眼燕窝羹,因为心里存着事情,并没有什么胃口。

“娘娘,那信已经送到太后的手中。如今太后还没什么动静,说不定是有什么事情被耽搁了。”

皇上和太后母子情深,皇上病重太后知道后怎么可能无动于衷。

“太后是同皇贵太妃一起去的皇家寺庙,她连皇上都敢动,你说她会不会在皇家寺庙对太后下手?”

皇后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原因,不过也许还有一种可能。那便是皇上根本就没有病重,一切都是在演戏,只是为了让皇贵太妃出手。

毕竟只有对方出手了,皇上才能抓住他们的错处,降罪她们。

不过这种可能,她觉得极小。

杜嬷嬷这边听到皇后的话,也有些犹豫不决。想了想,她觉得还是要安抚好皇后。

“娘娘,皇家寺庙那是什么地方。皇贵太妃怎么敢在那里动手,况且了悟大师还在呢。”

是啊,了悟大师怎么可能容许皇贵太妃在皇家寺庙害人。这样一想,她提着的心才放下一点。

她微微垂下眼眸,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。这样大的事,她竟不敢同家中人说。毕竟二伯将自己的嫡女都送进了锦王府,如今的董家不止皇上不信任,就连她都无法给与信任了。

“父亲他们可好?”

她这个皇后失势,他们这一房如今在董家怕是不好过。尤其是她总爱惹事的小弟,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。

“娘娘放心,大老爷和夫人还有几位少爷都没事。虽说在董家没什么话语权,但也没人敢落井下石。”

不管怎样,她们娘娘现在还坐在皇后的位置上呢,董家人不会做事总是会给自己留一条退路。

听到这话,皇后微微松了一口气:“如今本宫也无法做他们的靠山了,只希望经过这些事后,幼弟能懂事一些,莫要再闯祸了。”

杜嬷嬷动了动嘴角,最后什么也没说,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小少爷可不就是因为明臻侯府的事受了大刺激,到现在还没走出来,日日憋在家中,也不出去和从前那些纨绔朋友玩了。

皇后没注意到杜嬷嬷的神色,她拿着勺子在燕窝羹里搅合。过了好一会,才接着道。

“长乐宫那边依然没派人去看皇上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杜嬷嬷摇摇头,想到今日皇后让她送东西过去看到的事,想了想开口道:“今日去长乐宫送东西,老奴发现长乐宫的宫人神色凝重,气氛不是很好。”

皇后闻言一愣,她微微皱眉。想了想,起身:“准备鸾轿,本宫亲自去一趟长乐宫看望贵妃。”

皇上这边还不知道什么情况,林贵妃那边可不能出事。

没想到有朝一日,她竟然还会关心起林贵妃这个人!

鸾轿从凤栖宫出发,没一会就到了长乐宫。

初雪听到外面的通传声,惊了一下,然后急急忙忙往里间跑。

皇后娘娘怎么来了?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